Jyo

🍑

平淡无奇(一)

这篇写得实在太好了呜呜呜 可惜坑了 唉 怀念我的凡灿啊

FunSun:

一九八七年冬,吴志阳一参加完成人高考,便带着自己的妻子李顺英和五岁的儿子吴亦凡北上去了D市。一家三口本来准备此行看看升国旗,喝喝大碗茶,听听前门大戏,去从前的吴家老宅再看一眼,之后便安心回M市安家立命,好好生活。谁知刚到寒冷干燥的D市没多久,从小便生活在温暖潮湿温热的M市的吴亦凡就因为水土不服病倒了。年轻的夫妇二人慌了手脚,带着孩子去儿童医院看病。吴志阳去交费拿药的时候,李顺英抱着吴亦凡躺在医院的长椅上等着。孩子一直说渴,嘴也干的厉害,李顺英便让孩子枕着包,自己起身去对医院里面的小卖部买水,谁知离开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回来后竟然发现自己高烧中的儿子被人给抱走了。


我们的故事,便从此开始。


吴亦凡被人抱走后,夫妻二人立刻报了警,可是无果。小两口开始没日没夜的行走在D市的大街小巷寻找儿子。期间,吴志阳在M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了,他没有和妻子商量便放弃了,一心留在D市继续寻找儿子。后来警方抓到了那帮专门拐卖儿童的犯人,却得到吴亦凡和另外一个孩子偷偷逃跑了,不知道去了哪里的结果。


李顺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颗心就像让人揉烂了又展平了,有揉烂了又展平了一般,难受的要死。


吴李二人决定留在D市,直到找到儿子。吴志阳在来年春天又参加了一次高考,被成功录取,李顺英自己开始做小买卖养家,走街串巷,找儿子。


一九八八年冬,李顺英因为白天要做买卖,只能晚上去拉煤回家,直到到家卸车的时候,才发现煤堆里多了个孩子,白嫩的脸蛋在黑煤中间格外显眼。李顺英大惊,赶紧抱起孩子,发现身体冻得冰凉,不做多想抱回了屋,生火做热水,折腾了大半夜,孩子总算缓过来了。


李顺英和吴志阳商量之后,决定收养这个孩子。吴志阳常想,上天夺走了他们一个儿子,现在又送来一个儿子,这到底是在恩赐他们,还是在惩罚他们。


吴志阳给小儿子起名吴唯安,并和李顺英达成共识,在吴亦凡找到之前,不告诉吴唯安他还有个哥哥的这件事儿,以免孩子多心。


李顺英虽然心里还是时时刻刻念着想着吴亦凡,但吴唯安的到来,在某种程度上解救了这个一直生活在自责和痛苦中的年轻女人。吴唯安是个很乖的孩子,不哭不闹,还很爱笑,一笑甜甜的,和吴亦凡不一样,吴亦凡那时候总喜欢板着一张脸,但李顺英知道,儿子是多么贴心的一个孩子。有一次过年邻居的奶奶给了吴亦凡一小袋糖,吴亦凡当时一颗都没吃全都收起来了。之后每当李顺英每次和吴志阳拌嘴的时候,吴亦凡就会拿出两颗糖,给爸爸一颗,给妈妈一颗,让两个人吃糖糖,不要吵架。想着想着,李顺英又趴在床上哭了起来,哭声惊醒了睡得正香的吴唯安,吴唯安爬了过来,用肉嘟嘟的小手蹭着李顺英的脸,呀呀的叫着,“妈妈,妈妈。”


转眼又过了三年,一九九二年的春天,吴志阳大学毕业,分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李顺英的小买卖也做得还不错,有了自己的店面。曾经在M市的老街坊朴丰源来信,说想要来D市,投奔他们。没多久,朴丰源便带着妻子儿子到了D市,朴丰源的儿子朴灿烈见到李顺英那一刻,眼睛立刻就红了,一张圆嘟嘟的小脸憋得通红,“阿姨,亦凡哥哥呢!爷爷给灿灿做了好几把木头手枪,我一个都没玩,全都留给亦凡哥哥!我哥哥去哪了!他跟我拉钩说一个月就回来的,怎么过了四年了他还不回来找我!我要哥哥,我要我亦凡哥哥!”


朴灿烈的妈妈韩晓慕拉过自己儿子,拍了拍他的屁股,“在家妈妈怎么叮嘱你的,都忘了么?”朴灿烈倔着一张小脸,不说话。


李顺英伸手拉过朴灿烈,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说着,“灿灿对不起,是阿姨把凡凡弄丢了,对不起,灿灿,阿姨把灿灿的哥哥弄丢了。”刚开始只是喃喃低语,当朴灿烈没忍住哭出声来的时候,李顺英仿佛听到了自己儿子的哭声,压抑了几年的情感在那一瞬间爆发。


从那之后,朴灿烈终于明白为什么妈妈会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在吴叔叔和李阿姨面前提亦凡哥哥了。他不能让亦凡哥哥的爸爸妈妈难过,那样亦凡哥哥也会难过。妈妈还叮嘱自己,也不可以在唯安弟弟面前提亦凡哥哥,朴灿烈更是一口答应下来。哥哥是自己的,哪怕是亦凡哥哥的亲弟弟也不可以和自己来抢哥哥。


一九九八年,朴灿烈初三毕业,考上了重点高中。暑假朴丰源和韩晓慕决定带孩子回M市几天,看看老家亲戚,权当旅游了。朴灿烈当然愿意,只不过一定要带上吴唯安。几年来,朴灿烈非常有做一个好哥哥的自觉,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还经常扮蠢逗弟弟开心。吴唯安虽然脸上总是很嫌弃的样子,但是骨子里还是很依赖很黏他这个除了笨点哪都挺好的青梅竹马的。


吴志阳和李顺英这几年一个走仕途,一个做生意,两个人发展的都挺好,但就是工作忙,所以吴唯安很多时间都是和朴家一起。带唯安回M市看看,其实是夫妻两一直想做但没时间做的事,正好朴家有这么个提议,他们乐意之极。


临走前,李顺英送了朴灿烈一个纯皮的钱包,说是庆祝他考上重点高中,以后也是个大人了,要好好孝顺爸妈,给弟弟做一个好榜样。


吴唯安看了眼馋,缠着自己老妈也想要一个,李顺英便买了个布料的给他,小孩子哪儿懂什么材质,只觉得有个钱包好像大人了,很开心的时刻带在身边,哪怕里面根本没有多少钱。


不过吴唯安的钱包里没钱,不代表朴灿烈的钱包里没钱。李顺英在钱包带拉链的侧兜里偷偷塞了两百块钱,只不过朴灿烈一直没有发现。


 


到了M市,朴灿烈带着吴唯安走街串巷,好不快活。


小时候和吴亦凡一起爬过的树,钻过的洞,吃过的小吃店,捣乱过的玩具店,他带着吴唯安挨个走了一遍。


走着走着,吴唯安的性质越来越高,反而朴灿烈的情绪越来越低落。


“喂,你怎么了?累了?”吴唯安吃着朴灿烈给他买的冰棍,用胳膊肘捅了捅他哥。


“没,没事儿。想起了一个老朋友。”


“少扯淡了,你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你有什么老朋友我不知道,说,是不是想起来以前喜欢的小女孩了!”吴唯安看着朴灿烈那不寻常的表情,越发笃定他的竹马肯定思春了。


“不是小女孩,是小男孩。我确实……”


“靠!”朴灿烈还没说完,吴唯安便被人撞了个跟头。冰棍掉在了地上,插在屁兜里的钱包也被人掏了。


“你给老子站住!”吴唯安坐在地上揉了揉磕红了的胳膊,冲着那个逃跑的背影喊。


朴灿烈反应也是快,吴唯安还没爬起来,他就开始拔腿追那个小偷。


“站住!”朴灿烈个子高,腿长,本来追个人应该挺轻松的,可是那个人个子比他还高,腿比他还长。


吴唯安这个时候也开始在后面跟着一块跑了,三个人前前后后跑了三条街还没有停下的节奏。


“朴灿烈!不追了!反正钱包里没钱!”吴唯安跑不动了,冲着还在前面追逐的两个人大喊着。


结果,朴灿烈还没停下脚步,小偷反而停了脚步。


朴灿烈一个没反应过来,差点扑到小偷的后背上。他就势拽住了小偷的胳膊,但是也没啊有特别用力,因为那个胳膊上有伤。


朴灿烈心眼好。


“喂,你怎么偷东西啊。”


“……”小偷也不说话也不转身,但是也不挣扎,就任凭朴灿烈这么拽着他。


“喂……”


“哇塞,朴灿烈你好牛逼,小偷都被你抓住了!快!送公安局去么?”


“算了吧,你看他也不跑了,胳膊上还有伤,算了吧。喂,你不要当小偷了,你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大吧,为什么不好好上学……”朴灿烈还没说完,小偷便突然挣脱了他的手,闯着红灯于车水马龙中跑过了马路。


“喂!”朴灿烈还想追。


“诶,钱包。”吴唯安从地上捡起了被小偷丢下的钱包,看着朴灿烈也要闯红灯一把拉住了他“看车!别追了。”


朴灿烈看着小偷跑远的身影发呆。


突然,小偷回过了身,站在那里看着他。


可是太远了,看不清那个小偷长什么样,但是整体感觉很干净很帅气。


朴灿烈莫名的心头一颤,也没动,就这样和他静静的对视。


直到一辆大公共开了过去,那个人也随之消失了。


晚上回到家,吴唯安把朴灿烈英勇追小偷的事情给朴灿烈爸妈讲了一遍,简直把他竹马歌颂成了superman。


不过朴灿烈爸妈没有夸奖孩子,而是叮嘱他们两个以后不要这么鲁莽,万一那个小偷有刀呢,有同伴呢,他们都不是好人。


没等爸妈说完,朴灿烈就放下了筷子,“他不会的。”


说的他爸妈和吴唯安都一头雾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帮着一个小偷说话。


那天晚上朴灿烈没有睡好。趁着吴唯安睡得熟,将钱包里他和吴亦凡小时候的合照拿了出来,借着月光看着发呆。


亦凡哥哥会不会也像那个小偷似的,生活的很不好,会不会吃了很多苦,会不会生病,会不会浑身是伤,会不会没有学上,会不会连饭都吃不饱,会不会……已经忘记了我。


朴灿烈和吴唯安在一起的时候,总喜欢勾肩搭背。但是他小时候和吴亦凡在一起的时候,却总喜欢拽着他的胳膊,就像今天拽着那个小偷一样。


因为亦凡哥哥是可以依靠的人,他会一直照顾自己带着自己去向任何地方。


吴亦凡,你现在如果过得不好,可不可以出现在我身旁,让我来照顾你。


吴亦凡,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朴灿烈什么嘛。


“哥哥,你说的是真的么?”


“我发誓,一辈子都不离开灿灿。”


“拉钩,上吊!”


“一百年,不许变!”


TBC

评论
热度(18)
  1. JyoFunSun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写得实在太好了呜呜呜 可惜坑了 唉 怀念我的凡灿啊

© J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