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o

🍑

[待授翻/佐鸣]倒霉日(小甜饼)

呜呜呜我昏了

三只橙子:

作者:dmnq8

原文:地址


-

 

今天倒霉透了。

 

让我澄清一下。今天原本很正常,直到下午一点左右我养父给学校打电话。哎,我就知道。我念九年级,没有手机。活成这样已经够耻辱了,他还生怕不够,让学校用大喇叭通知:“漩涡鸣人,你家人的电话,来校长办公室。”——三次。

 

所以我去了。耻辱就不提了,路上我在想,是不是打来通知我,那个烦人的醉老头终于晃到卡车前面,酒吧里不省人事,或者——千万别——挂了。至少我会觉得这份尴尬好受一点。不过,没那么好运,电话那头传来养父醉醺醺的粗嘎声音,告诉我家里的门锁坏了。“我晚点回家。”他说。然后电话陷入忙音。

 

就这样。没有“放学去谁谁的家”,“打电话找谁帮忙”,或者“已经打给开锁匠了,等你回来的时候就修好啦。”只有一句“我晚点回家”。该死的醉鬼。

 

然后我就开始倒霉。回到教室发现黑板上布置了成吨的作业。全部抄下来最后一班车已经开走了,因此我比以往晚一个钟头到家。被锁在自家大门外,还能怎么办。我坐在家门口,感受着夏天傍晚的热浪。养父他真该荣获年度最佳监护人大奖。

 

-

 

肚子好饿。早餐只吃了一杯速食面。然后我想起书包里的笔记本电脑和联网U盘,有救了!

 

并没有。笔记本只剩五分钟电量。打开浏览器发现正好是我的DA主页(一个类似P站的地方),那我想写个日志,发泄一下情绪也好。

 

笔记本黑屏之后就无事可做了,只能试试在没电脑的情况下做作业。只不过我现在饥肠辘辘,热,痛苦,还需要上厕所,整个人晕乎乎的。真希望我养父赶紧狗带。没人能帮我忙,那个同样好酒的养母在医院轮班,半夜才会落屋。

 

当有人出现在我家那条街上,我已经坐了四个钟头了,天色很暗,只能看清他骑的单车,白色的。那个人经过路灯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深蓝色T恤和黑色牛仔裤。他几乎压到我头上我才看清这个人是谁。

 

宇智波佐助。挺拔、冷酷、聪明、英俊。直男。可恶。

 

尽管心头惊讶,我装出还算流畅的语调:“你不住这里。”

 

他穿着匡威的脚轻轻一划,在我家门前停下车。“但是你住这里。”他低头看我,脸上是让女生尖叫的嗤笑。

 

我努力排除干扰,可惜失败了。“所以呢?”

 

“所以——”佐助把单车支架踢下来。“我接到了你的求救。”

 

“哈?”

 

他一勾唇角,“你的DA日志,说你需要人帮忙,不是吗?”

 

我需要把坐姿收紧别抖得那么明显。可我像大白痴一样盯着他,然后猛地记起在那通抱怨中提起过自己的情况。“是啊。”

 

他点点头,意味不明。也许是自得,也许是满意,谁知道。我只知道宇智波佐助在我家门前搭救我。说起这个迷人的混蛋,我看着他把挎包从肩上拉下来,取出了电钻一样的东西。

 

你一定能看出我很喜欢佐助。没错,两年前转校这份暗恋就开始了,不过他的爱慕者多得数不清。佐助走到哪全校女生就跟到哪。他不搭理她们,当然他也没跟男生抛媚眼。他清楚自己的魅力,却不给我们这些凡人一点有关他性取向的提示,就这样一统全校。

 

这时我开始好奇佐助是不是被啥附体了偏偏来帮我。我又没那么受欢迎。今年他没怎么和我说过话,去年也是。事实上半点都没有。前面短短几句已经算是我们之间的广泛交流了。所以他来干嘛?还有他怎么会记得我?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

 

“学校有登记。”

 

“你看了我的档案?为什么?”

 

“因为你的情况好像很紧急。”他不耐烦道。

 

电钻在晚街寂静的空气里声音格外刺耳。佐助全神贯注地做着事,一手紧握电钻,另一只手用力抵着它。工具跳了跳,在金属门框里一滑,找准了使力点。佐助手臂的肌肉凸起,背部的肌肉也从汗湿的T恤透出了清晰的轮廓。老天,我是在发春梦吗?

 

终于,随着一下长长的金属声,门把松动落进他手里。他对着把后的门孔戳了几分钟,然后有点耍酷嫌疑地把门往里一推,“搞定。”


 -

 

一进屋(注意到他帮我把笔记本带进来了),我一下紧张起来,两手握拳轻轻拍着大腿,表情很蠢,身体摇来摇去。想着宇智波佐助在我家。

 

“谢谢。”我说。

 

“不用。”顿了顿。“你一个人住?”

 

他想谋杀我么,“和养父养母。”

 

“哦。他们很好?”

“是吧。嗯……你口渴吗?”

“渴死了。”

 

我带他往厨房走,庆幸厨房还算整洁。“啤酒,全是啤酒”我翻着冰箱宣布,然后瞄到了一个黄色的玻璃小水壶。“要不要尝尝姜撞奶?”

 

佐助在桌边坐下。“那是什么?”

 

我已经把水壶拿了出来,又找了两个杯子。“我养母不醉酒的时候天天喝的东西。”他接过我倒的姜撞奶时,手指轻轻擦过我的手背,害我一抖牛奶洒了少许。他倒是很大方,没在意我结结巴巴的道歉,不过我知道自己脸红了。

 

我在他对面坐下,佐助小心地啜着牛奶,“味道不错。”

 

眼看他三口把杯子喝了个底朝天,我脑子里的灯泡突然亮了。“你关注了我!”

“什么?”我目瞪口呆,他则挑了挑眉。

“DA上。你一定关注了我,不然怎么知道我更了日志。”

“嗯。对。”

“大哥——我是说……为啥?”光是想到佐助看了我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就浑身发僵。

他耸耸肩。“因为我喜欢你的画?”

“你的用户名是?”

“黑暗复仇者723。”

 

想起来了。DA上那个叫DarkAvenger723的家伙。我差点被一口姜撞奶噎住,坐在那里咳了好几分钟才能开口,“你就是那个喜欢了我所有的图文,还给我每篇日志留言的人?”

 

他抱歉地笑笑。

不用说,我彻底傻眼了。“你在学校的时候怎么从来不提?”

 

佐助努了努嘴,意思大概是“我也不知道。”“你在学校没有那么容易接近,身边总围绕着朋友,他们好像都觉得我是个自大狂。”

 

牙、宁次,还有我爱罗确实不喜欢佐助,对他从没什么好评价。那些讽刺他可能都听到了,我一阵脸红。“你以为我也那么认为吗?”

 

佐助耸耸肩。“也许。”

 

我嘴一张,“哈,你居然会注意到我。”

话一出我就后悔地想割腕了。我咋听起来那么可悲呢?

 

佐助身子朝前了点,把玩着水杯。“我喜欢你的东西。你写的不错。”

 

一阵尴尬的沉默。我们两个人都盯着他慢慢转动的杯子。我不知道是不是该给他再倒点姜撞奶,或者接话让他继续说下去。这时候佐助清了清嗓子,微微舔唇。

 

“去年你写了篇日志……叫《我灵魂的碎片》。你记得吧?”

 

我用力回想了下,毕竟在DA上发了太多蠢东西,然后模模糊糊地想起了。“有关梦想的?”

 

“嗯。你还提起了在学校里喜欢的人。”

 

这一下,那篇日志迅速闪进我大脑。我不仅提到佐助的名字,还用多到夸张的形容词详细描述了他的特征。我记得那篇文非常牢骚纠结,就像我大部分日志一样,不过提到佐助的那部分金光闪闪。最后自问是不是该勇往直前,正式去认识一下佐助。

 

我用一只手捂住脸。“天啊。”

 

“下面有一条评论。”佐助轻声地指出来。

 

是有评论。那个叫DarkAvenger723留的。他说……

 

心跳骤然漏了好几个节拍,我慢慢挪开手,对上佐助认真的表情。

 

那条评论说,“去啊。”

 

我就这么暴露、承认了对他的喜欢,在我们俩之间只等正式的确认。我敢肯定自己的脸现在变幻着彩虹色,而佐助就这么静静坐着,盯着我直到我紧张得不能自已——

 

然后脱而出:“你没看到就好了。”

 

他的脸垮了下来。


-

 

后来他起身,找了个借口要走,说他该回家了云云,我才意识到自己正错过些什么。在他长篇大论地说哥哥会担心,背起包,把电钻塞进去的时候,我搜肠刮肚地找寻着可以表达歉意的话。然后我蓦地意识到,或许,佐助并不反感我荒谬的感情。或许,不止——在他跨出大门之前我嗓子沙哑地喊住了他。“等等。”

 

他回头静静看着我。

 

我却退缩了,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当佐助折回屋里的时候还我呆愣愣地张口站在那里,恍惚看他关上身后的门,倾身向前,吻上我的唇,很短,却用力得像要烙下痕迹。

 

一瞬间呼吸顿停,我往后退了点,有些惶恐,不过他不介意。然后佐助抓住我胸前的T恤把我拉向他,接吻的时候差点栽倒在他身上。

 

舌头。这次我们伸了舌头。

 

这感觉无法言喻。他浑身滚烫、坚硬,我浑身乏力,抖得厉害,感觉他的双手捧住我的脸和脖子。他把我拉得更近,但也可能是我扑上去的,反正鬼知道我们一道狠狠撞上了门板。他紧搂着我,而我能听到自己如鼓如雷狂喜的心跳。

 

当我意识到自己生理反应有多强烈,尴尬地退开。佐助又把我拉了回去,用力亲吻,然后再一次在我后退的时候故技重施。我无法呼吸,感觉升天,站立不稳,不过双手抵住他结实的胸膛找到一点距离。佐助抓住了我的胳膊肘。“怎么了?”他喘息着问。

 

“没什么,没……”

 

他再度我把拉回去,这次一只手插进我的头发让我无法动弹。我沉醉于他嘴唇的吸引,初吻的感觉让我失去平衡,无力抵抗。


当一切终于结束,他轻捷地跳下台阶,而我几近昏厥,不知道我们究竟亲了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我只记得大脑一片混沌的时候,佐助捉住我的手匆匆在掌心里写了什么。我抬手挥了挥,看着他踩上单车飞快离去,然后收回视线。那是一串号码,下面有三个字:打给我。

 

我关上门,转身,靠在门后,身体滑向地板。我像白痴一样眨眨眼,然后更加白痴地,笑了。这是我的初吻。宇智波佐助……不是直男。


今天不是很好的一天。不是。是伟大的一天。

 

end


评论
热度(76)
  1. Jyo橙子三只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我昏了

© Jyo | Powered by LOFTER